• 文史首页 | 文史钩沉 | 逸闻掌故 | 民间传说 | 民俗风情 | 历代名人 | 诗词文赋 | 红色热土 | 多元文化 | 古城夜话 | 老照片 |
  •  首页 >> 文史文史钩沉关于阆中成为清初的省会的两种说法

    关于阆中成为清初的省会的两种说法

    阆中在线文史频道 2014-09-08 18:20:53 来源:阆中报 浏览: 0次  网友评论0

      由于清代贡院在古城的兀立存在,前些年被挖掘、考证出小城在清初曾作过临时“省会”,驻扎过四川巡抚衙门、布政司衙门、按察司衙门、学政衙门,还有川北镇总兵署等各军政机构。从顺治三年(1646年)肃清王豪格攻入阆中起,到康熙四年(1665年)军政要害机构陆续迁往成都止,屈指算来,整整也有二十年。

      从事件到时间,因经年往事不断被新发现的史料刷新,这段短暂的流年盛事已被世人所接受。但对于何以在阆中作过临时省会,一般均以“先入”大清“版图”为权威说辞,据考可能缘自顺治十七年二月二十日,时任四川巡抚张新志在一份《揭贴》中所称:

      “职奉命西巡,入境之时,三川未附,入我版图者,唯川北一隅,而保宁即当省会之区。且因伪逆盘距东南,时烦征剿。调兵运输,日无宁晷,而广元为秦蜀接蜀,阆中系省会要区,首当其冲,南部、苍溪次之,昭化又次之。陆有供应夫马之忧,水有轮派水手之累,寥察孑遗,兽鸟奔散……民之骨髓已尽……巴州、梓潼,城郭丘墟,人民远窜。”(见《明清史料丙编》)。

      实际上,顺治四年初,肃清王豪格便从汉中集结大举攻入四川,在时局动荡、朝代更替之际,他何以不相中成都安营扎寨?有一位战乱的亲历者傅迪吉留下了一本编年体自传(史学界认为是具有很高的价值的第一手资料),其中有如此文字详录:

      “肃王入川。始知顺知四年衙门成都全设,简州亦全设。只是地方大荒,谷一石值银四十两,糙米一斗值银七两”;“回到五瘟庙郡家营,有人走来云:‘肃王兵马与杨侯府(按:指镇守嘉定州的明朝将领杨展)一战,大败,大营由正路径走,并不入人家,步兵皆川北人,将找地方不分昼夜搜寻要粮,将人吊烧,有粮即放,无粮烧死。地方人俱走至大山来了,你们可以不回’”。

      这说明,驰骋千里的豪格率清军不仅几乎同时杀进了成都,还设立了衙门。当时的川北(含顺庆、保宁)、川东(含重庆、遵义等)、川西(含成都、龙安)都已在清军官员掌控之下,唯有川南还在明军和抗清义民的手中。

      然而,据清史记载,清顺治三年(1646年),四川闹饥荒。《蜀难叙略》载:山深处,升米价二三两,菽麦减半,他物称是。荒残甚者,虽万金无所得食。加之张献忠的空前烧杀屠城,使四十万人口的成都仅剩下20户居民。这期间除了战事连绵不断,黎民百姓饱受荼毒蹂躏的煎熬,川西、川东的严重灾荒,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致使繁华的川西坝子人口锐减,一片荒芜破败,天灾人祸,雪上加霜,惨不忍睹,昔日“扬一益二” 早已成为传说。诚如北大历史学博导、霍英东青年教师奖获得者赵世渝教授在《腐朽与神奇:清代城市生活长卷》(湖南出版社,一九九六年九月第一版)中所言:“以成都为中心的西南诸省,在明末清初的战乱中遭到极大破坏,人口剧减,由于无民可治,清初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省级衙门就驻扎在川北的保宁府,不必深入”。

      因战事不断和灾荒凋蔽,致使“无民可治”,省衙不得不重新选设在“前控六路之师,后据西蜀之粟,左通荆襄,右出秦陇”的保宁府。试想当时的局势,舍此还有其谁矣?


          (本文作者:王萌)

    • 新闻评论:(文明理性发言,你的评论将在审核后发表)
    • 验证码: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阆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论坛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