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史首页 | 文史钩沉 | 逸闻掌故 | 民间传说 | 民俗风情 | 历代名人 | 诗词文赋 | 红色热土 | 多元文化 | 古城夜话 | 老照片 |
  •  首页 >> 文史多元文化阆中古文化的“哥德巴赫猜想”

    阆中古文化的“哥德巴赫猜想”

    阆中在线文史频道 2013-12-11 08:48:08 来源:四川新闻网 浏览: 0次  网友评论0
       阆中是全国历史文化名城,是“风水之都”“春节之源”。这里曾诞生过两对兄弟状元,文化底蕴深厚;亦是五教并存之地,社会关系和谐繁复。

      阆中的“阆”字仅作为地名专用而全国只此一家,人祖伏羲、女娲的母亲华胥氏就圣诞在这里的华胥古国。阆中的本土文化史遗留下许多玄奇之处,笔者效哥德巴赫思维方式就阆中古文化提出几大猜想,意在抛砖引玉,供国内外有识之士研考。

      “中华”应是“阆中华胥”的简称

      “中”“华”或是“中华”在中国历史上均没有作为朝代符号使用过,也没有特殊的标记意义,何以泱泱大国谓称此号呢?无以求证之余,笔者认为“中华”就是“阆中华胥”在历史上的简称。

      “华夏之源”就是“华胥之渊”的音误。

      华胥是中华人祖已得公认,其诞生在渝水之滨阆中彭城一带的华胥氏族国,阆中至今留有“华胥之渊”的文典,笔者认为“华夏之源”就是“华胥之渊”的音误。当年,大禹带上儿子启来到“华胥之渊”治理水患,在没有文字的时代口口相传抑或语音方言的差误把“华胥之渊”误听成了“华夏之源”。大禹父子在疏通水患后认为自己的功劳堪追华胥人祖,于是便有了启在家传天下时给自己的国家命名为“夏”,有如秦时嬴政把自己的官衔定名为“始皇”一样(至今在阆中福星乡境内还留有禹迹山、禹王庙等大禹治水的遗迹)。

       “嫏嬛福地”应是“阆环辐地”的意思

      “嫏嬛福地”在阆中存有争议,也有写作“琅嬛福地”的,笔者认为“嫏嬛福地”应是“阆环辐地”的意思,古时写作时作了文字的通假使用,意即以阆中为圆心所辐射的一块地盘,从而也更加证实了以象为图腾的华胥古国的存在性。

      伏羲、女娲人首蛇身像应是图腾纪念

      相传,华胥氏踏雷神足印孕怀伏羲后,率部分族群迁流中原,而另一部分族众仍在今阆中彭城一带生活。若干年后的商周时期,这里被封为彭国;后来,生活在重庆一带的以蛇为图腾的巴国有难,从重庆北迁阆中一带,彭国的国君便把今天阆中城区一带地域借给巴国使用,再后来,巴国站稳脚跟逐渐强大起来遂吞并了彭国,至今在阆彭一带留有“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掌故。笔者认为,彭国的亡民在巴国的统治下为了纪念自己的图腾便把发祥于这块土地的人祖伏羲、女娲的神像画于蛇口之中,人祖便成了人首蛇身之像。

      “巴国”应是“巳国”

      巴国的图腾是蛇,蛇为巳亦为小龙。笔者认为巴国的“巴”字其实应该是一个被点睛的“巳”字(巳头上加一点)。巳为蛇被点睛后便能龙腾九天,从而也有了“画龙点睛”之说。而“巴”字与点睛后的“巳”字极为形似,所以笔者认为“巴国”应是“巳国”。

       “巴象鼓舞”应是“巳象鼓舞”

      流传于阆中的巴象鼓舞刚猛威武,当年,范目率七姓巴人助刘邦伐秦,曾以巴象鼓舞开阵破敌屡立奇功而封侯。如今“巴象鼓舞”已为国家“非遗”,笔者认为“巴象鼓舞”应是“巳象鼓舞”,是以当年蛇吞象的残酷的图腾之争为题材的史传非文字资料。

      八卦图中的阴阳鱼暗示了伏羲、女娲兄妹成婚的事实

      伏羲人祖创制了八卦图,既包含了天圆地方、阴阳和谐的寓意,又深藏了一而二、二而四、四而八的科学发展规律,撇开其他的不说,笔者还有一解,倘若把元体看成母体(抑或是母亲的宫体)宫内的阴阳胞胎互相融入,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交合,则伏羲人祖在创制八卦图时是否受到了某种启发,从而也暗示了其兄妹成婚的事实呢?相传华胥踩雷神脚印而孕伏羲,说明伏羲传于神灵而无人父,其制八卦图时便能演绎出一元两仪四象八卦之意;笔者认为,伏羲制定的一元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图语除了科学的解释以外还有一层特殊的纪念意义,即一元是华胥、两仪是伏羲女娲、四象八卦是祈愿他的子孙亦即象图腾下的族众遍布四面八方。由此笔者认定伏羲、女娲兄妹成婚是事实。

      阆中应是“龙”文化的发源地

      华胥氏的图腾虽然是象,但自华胥踩雷神脚印而孕伏羲后,笔者认为华胥氏的崇拜更趋向于龙。从伏羲所制八卦图看,其把“震”列入卦语便可得知。“震为长子,为雷”便有纪念其神父之意,再者,震字意拆为“雨辰”,意即下雨打雷时出现的龙,可见龙的最初形象来自于打雷时的闪电;由此伏羲暗喻自己为龙神之子,他的子孙——华夏一族便就是龙的传人了,而其受孕于阆中,阆中自然就是“龙”文化的发源地。

       “鱼跃龙门”应是“鱼跃阆门”

      笔者认为:《连山》以艮卦为六十四卦之首,是因为当时人类主要居住在山洞里,对山崇拜,以山为物之始;“阆”字是以天下之门装“艮”卦,故“阆苑”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华胥在阆中又孕交雷龙之神,加之龙是入得了水、上得了山、腾得了天的圣神,是以万物竞投阆苑以期成仙成神;渝水应为鱼水,鱼水之欢即是鱼跃阆门的一道胜景。

       “三陈”应是河溪人

      宋代“三陈”究竟是阆中县人,或是阆中郡西水县(今南部县内)人?至今争论不休,各有说辞,笔者认为“三陈”应是宋时阆中甘泉乡(今阆中市河溪镇)人。一九七五年,河溪镇古水井村金马山曾出土陈安祖墓志碑一块,碑铭有文“不数年以疾卒于将相房里第,……葬于阆中县甘泉乡金马山下,衬国博士府君之莹礼也,……”。陈安祖系“三陈”侄曾孙,也是一个有功名的人,其父子均葬于金马山下,而铭文亦言其以疾卒于将相房里第,故笔者断言“三陈”应是甘泉乡(今河溪镇)人。倘若“三陈”是南部县人,陈安祖何以卒于南部而舍弃“一门三进士,兄弟两状元”的风水宝地葬于相隔很远而交通又极为不便的甘泉乡?特别是在那风水观念极为盛行的朝代。再者“三陈”出宦离乡后,其子孙辈辈谱均统一改变,子辈改为“陈X古”,而在墓志碑出土的古水井村有一口千年古井就叫做“古水井”,其辈谱变为“陈X古”是否有“背井离乡”之纪念意义呢?又“三陈”古字辈后有还乡之人,而在该出土地附近有进士湾、古墓湾等等;由此推断“三陈”是甘泉乡即今河溪镇人应是成立的。

      此见仅是笔者对阆中本土古文化现象的一点脱缰之思,是为管窥之拙,祁蒙读士或佐或驳,或破或立,于哥德巴赫处见陈景润、华罗庚矣。诚至!

          (本文作者:不详)

    • 新闻评论:(文明理性发言,你的评论将在审核后发表)
    • 验证码: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阆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论坛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