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史首页 | 文史钩沉 | 逸闻掌故 | 民间传说 | 民俗风情 | 历代名人 | 诗词文赋 | 红色热土 | 多元文化 | 古城夜话 | 老照片 |
  •  首页 >> 文史民俗风情阆中“游百病”的习俗由来

    阆中“游百病”的习俗由来

    阆中在线文史频道 2013-11-18 08:35:50 来源:南充晚报 浏览: 0次  网友评论0

         \     

    阆中“游百病”,市民在白塔山拾级而上(资料图) 

     正月十六,一家老少或相约亲友同行,来到嘉陵江一江之隔的锦屏山、白塔山下,沿着上山的石梯拾级而上,直至山顶。你千万别以为这些人在春游,也不要以为他们在登高望远。

      这是阆中人生活中的一种习俗,他们将该习俗称为“游百病”。当地人口口相传,这一天出门登山或郊游,可以去掉身上的一切病灾,从而一年四季健康通泰。

      11月初,阆中“游百病”列为中国体育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推广项目,国家体育总局已正式向该市授牌。

      习俗最早

      记载于清咸丰年间

      阆中眼下正收集民间传统文化资料,“游百病”归在其中。

      据负责收集整理的李文福介绍,“游百病”一说最早的文字记载,当数当地清咸丰年间问世的《阆中县志》。该县志对“游百病”是这样记载的:“上元后一日,锦屏山游人如蚁,谓之游百病”。

      上元,即正月十五。后一日正好是正月十六。锦屏山指与阆中古城一江之隔的山,该山突立嘉陵江边,临江一边的山体似刀砍斧切,远远看去,山上的植被与岩石相互交融,犹如一个画有绝妙山水画的自然屏风。锦屏山因此而得名。这天的游人在山上行走,远远看去如同蚂蚁大小,难怪当年写志的人如此形容。

      李文福说,其实,有关“游百病”的习俗记载,并非仅限于清咸丰年间的《阆中县志》。民国初年出版的《四川通史》,1926年出版的《阆中县志》,都有“游百病”的记载。其表述均为一致。

      “游百病”这一天,阆中有着怎样的景况呢?几年前,当地为宣传春节文化,出书《春节文化探源》。该书中“游百病·呼朋唤友健身去”一文对“游百病”大致描写道:

      “半上午时,锦屏山、大佛寺、花果山等城郊山头,已经摩肩接踵,人山人海了。人们漫步、游走、聊天、玩棋牌,不亦乐乎。”“有的到大佛寺庙里拜佛、烧香;有的到锦屏山拜吕仙……”

      “游百病”

      上溯自华胥游牧时代

      今年8月上旬,阆中就“游百病”正式申报中国体育“非遗”。阆中市教科局副局长孙绍龙说,当地人考察发现,“游百病”习俗上溯自华胥游牧时代。

      上古时,华胥为母系氏族首领,氏族的成员主要从事果实采摘和蚕织、盐卤织造开采活动。当时生产力十分低下,人们的采集活动大多与游牧、迁徙相关,游走之风盛行之下,成员个体的健康提高了,同时,部族也得以休养生息。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时期,成就了阆中“华胥文化和伏羲文化盛传地区、代表地区”的认知共识。

      史载,华胥,在阆中渝水之滨履大人迹而孕生伏羲,尔后过渡到主要以狩猎、渔猎和原始农耕的文明时期。

      阆中名研会李文明介绍,阆中民间尊称伏羲为年神,并有拜祭之所。有创世地位的伏羲,与阆中“游百病”之间有着根性的联系。

      《周地图》云:阆中为渝水。《览胜》云:彭池,即今之南池也。宋罗泌《路史》云:华胥之渊,盖因华胥居之而名,是为阆中渝水地也。

      “伏羲为巴人始祖,阆中为巴人故地。《华阳国志·巴志》云,阆中有渝水,先民多居水左右,天生劲勇,数为汉前锋陷阵,锐气喜舞。”李文明说,巴渝舞是古巴人在同猛兽、部族斗争中发展起来的一种集体武舞。武王伐纣的牧野之战,巴人功不可没。

      由此,阆中“游百病”有着巴渝舞和巴人尚武、竞技的遗风。

      还有一种分析认为,“游百病”应与巴人乐道、好祀、善巫有关。两度到过阆中的杜甫以及陆游,在咏阆中的诗中留下大量与此相关的文字。

      集民俗风情

      和竞技健身于一身

      “游百病”这天,阆中古城的人们纷纷穿上过年的新衣,吃过汤圆或饺子后便出门,前往选定的城郊、高山、河湾。

      历史上,阆中人“游百病”多前往锦屏山、白塔山。而当时嘉陵江上没有桥,唯有渡船为过河的工具。大凡前往两山的人们,纷纷来到华光楼外的码头上等待过河。渡船是木质的,每船限载四五十人。等过渡也很有意思:此时的码头上多有各种民俗表演,令等船人目不暇接。

      船抵河对岸,无论官民皆舍船步行来到南津关处的连风楼下。此时的南津关早已关门爆棚,一路上行登山半途,人流被分开,一部分来到魁星楼拜供奉的文昌帝,一部分人则继续前行,从海棠溪拾级而上至锦屏山大门处。

      锦屏山腰有宋烈文侯祠,也即张宪祠。张宪系岳飞的爱将,本就是这里人氏,身后家乡人为其建祠纪念。对于这样的历史人物,家乡人自然是要拜的。来到锦屏山的人们,大都寻找各自的乐趣,其山顶“赛锦屏”,成为人们登上锦屏山的标志。因此“游百病”此时成为人们的体育竞技内容。而就地小憩的人们,且以家庭为单位,或就地打牌、或听音乐、采草药、唱歌跳舞。

      一些商家看准时机,在山上设置娱乐活动项目:射箭、射击、蛇抱蛋、跳板、摔跤、拔河、踢毽、举石、抵杠、打黄、滚铁环。

      孙绍龙说,阆中“游百病”之所以能成功申报中国体育“非遗”,其习俗中的传统竞技健身内容功不可没。“该习俗是一项调养身心、振奋精神、恢复体力、以利再战的年节良俗,在娱乐享受和强身健体同时,又产生积极向上、乐观开朗的心理状态。

      回归生活的习俗

      显示强大生命力

      今年早些时候,苍溪县的“游百病”习俗被省内一家媒体报道,引起阆中方面的警觉,抢先申报中国体育“非遗”因此提上议程。

      《阆史索征》作者李家驹认为,作为一种习俗,置身川北的阆中与其他地方一样,都有一种共性的东西。客观上讲,“游百病”不是阆中独有。“其实,省内其他地方也有此习俗,只不过叫法不同而已。”

      李文福介绍,2000年以来,“游百病”在阆中开始恢复并盛行。他认为,此举与当地提升春节文化相关。“当地大量的实物遗址和人文遗存,为‘中国春节文化之乡’阆中的实至名归提供了翔实的印证,更为‘游百病’在阆中的存在和传承提供了一条清晰的演进路线。”

      近年来,或许是受春节文化之乡的影响,每年春节假满上班后,阆中人总觉得年还没有过完。原来,他们还有个小小心结待解:正月十六“游百病”。“每到‘游百病’这天,大家自发地相邀出门,就连上班一族也不例外。为尊重人们的这一习俗,大多单位都安排人值班,采取轮休的办法,满足上班族的心愿。”

      家住阆中市区公园南路的郑堂胜说,“这么些年来城里人‘游百病’成风,今年‘游百病’那天,到白塔山上的人才叫多,上山的小路上人挤人”。他认为,走过严冬的人们走出户外活动,既呼吸新鲜空气,又通过登山锻炼了身体,同时家人之间、亲人之间、朋友之间又增进了感情和友谊。

      南充晚报记者 李波 见习记者 林小军

          (本文作者:不详)

    • 新闻评论:(文明理性发言,你的评论将在审核后发表)
    • 验证码: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阆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论坛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