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史首页 | 文史钩沉 | 逸闻掌故 | 民间传说 | 民俗风情 | 历代名人 | 诗词文赋 | 红色热土 | 多元文化 | 古城夜话 | 老照片 |
  •  首页 >> 文史文史钩沉阆中插场知青的记忆碎片:每月工资16元

    阆中插场知青的记忆碎片:每月工资16元

    阆中在线文史频道 2012-07-26 22:00:48 来源:南充晚报 浏览: 0次  网友评论0
        38年前,阆中县城近百名初中生“下乡”来到阆中蚕种场。与同时代上山下乡的知青们不同,这批初中生被冠以“插场知青”的身份。“插场知青”是当年浩浩荡荡知青大军的中的一分子,也是知青群体中一个鲜为人知的特殊群体。阆中这群初中生当年为何没有下乡,而是到了蚕种场?他们是否有着与下乡知青相似的经历?后来,他们是否像下乡知青们一样,最终回城参加了工作?近日,记者在阆中采访时,听到他们的故事——
    \ 
    特殊政策的产物
      1973年12月25日,贺小明等20名男女青年,坐着一辆大卡车,从阆中县城直奔离城5公里外的梁山关。那里,有一个数百亩大小的桑园,直属阆中蚕种场管辖。
      4天前,他们与另外77名同龄人一道,经过居委会段或父母所在单位介绍,来到县城郊区的阆中蚕种场报到,成为“插场知青”。
      “当年夏天,我参加南充地区青少年运动会回家后,与几名好朋友到阆中蚕种场做临工,只干了一天活就感到受不了,于是就打了退堂鼓。哪知道,不久就接到通知,到阆中蚕种场当插场知青。”回忆当年插场经历,阆中蚕种场工会办公室主任、今年57岁的周小毛说,得知消息后,他死活不想前往报到,父亲知道后,把他狠狠地骂了一通。
      与周小毛不同,大多数人为能到蚕种场感到十分庆幸。
      陈兵插场的名单出来后,遭到不少人背后拱。陈兵的父亲是历史反革命分子,当年的他属于“黑五类”子女。为保住儿子这个插场知青的名额,他在阆中丝厂工作的母亲找居委会求情、找厂里说好话,还找到县上知青办下话,好说歹说总算让陈兵顺利地进了蚕种场。
      当年在众多插场知青家人的眼中,蚕种场毕竟位于县城边,插场知青每月能领取16元钱的工资,能保住自己的饭碗,比起下乡来要好得多。
      “当年的插场知青是特殊政策的产物。”据周小毛回忆,当年插场的知青,有这样几类情况。一是家里已经有两个下乡知青的,一是父母身边留一的,再就是多子女家庭则困难的,还有一条就是有一定特长的。
      陈兵家有五姊妹,他排行老四。他哥哥1964年下乡到阆中思依公社,他二姐1969年下乡到阆中五马公社。轮到18岁的他下乡时,他的哥和姐仍在农村,因此,作为“已有两个下乡知青的”家庭,他被安排当上插场知青。
      那一天,与贺小明一行到梁山关桑园报到一样,经过为期3天培训的另外77名初中生,则分别来到阆中蚕种场的巴巴寺桑园、马池坝桑园、七里桑园、黄园、赵园以及城场桑园。
      出桑园等于脱苦海
      1976年初,张正学接到场部通知,从梁山关桑园调到场部机修班,学开手扶拖拉机。消息传开,令人十分羡慕。作为当年插场知青中第一个跳出桑园的男知青,张正学能调离桑园,除了成份好外,重要的一条是表现好,因此被领导器重。
      阆中蚕种场当年号称“西南第一场”,它制蚕种量大的一个重要条件在于,拥有大片桑园。大量插场知青的到来,为桑园工人队伍增添了生力军。到了次年春天,春蚕生产季节到了,女知青们全部离开桑园,到蚕房当上养蚕工。而男知青们则悉数留在桑园里。
      桑园的活路一年四季干不完。冬耕、施肥、捆条、挖干、夏伐、采桑叶。每个活路劳动强度都不可小视,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弄得人腰酸背痛。
      桑园工人又被称之农业工人,不仅劳动强度大,而且社会地位低,当年阆中县上举行重大活动游行时,蚕种场队伍之后,就是蔬菜社了。而更让他们难忘记的是,受当年频繁政治运动影响,每天晚上的政治学习,简直要命:劳累一天下来休息不成,非得集中学习两小时不可,这也谓之接受农业工人的再教育。也因为此,能跳出桑园改干其他活,成为插场男知青们的最大心愿。
      继张正学之后,陆续有人从桑园里调出,他们或是到场部的木工房、织网组,或是到场部的冷库当技工,当抽水员,或是到蚕室当勤杂工。当年周小毛出桑园时,被调到场机关总务科当采购员,着实令人眼红。
      而在桑园里呆了6年的陈兵,调离巴巴寺桑园实属偶然:1979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收工往家里走的他途中遇到一姓姚的技术员,该姚原在巴巴寺桑园作技术干部,后来调到场部主管原蚕区。原蚕区是阆中蚕种场划定的蚕种生产养蚕地,场里下发蚕种由农民饲养,结茧后茧子由场里收回。
      见陈兵拖着疲劳的脚步走在路上,姚叫住问他:“你还在桑园里?”得到肯定答复后,姚问他想不想搞养蚕。从未接触过养蚕的陈兵听过此话,喜出望外,连连说愿意。“当时我不懂养蚕,更不要说到蚕区去指导蚕农们养蚕了。”如今早已离开蚕种场的陈兵说,当年离开桑园对他来说,是命运的重大转折。
      转为农业工人心有不甘
      两年后,这批插场知青中的大部分就地转为农业工人,每月工资加粮贴19.50元。而此前,蚕种场早就传达县知青办的相关政策:插场两年后可以参军、升学、也可以顶父母的班。在此政策下,少数成份好的人参了军,还有20多人顶替父母的班,离开蚕种场去了当地棉麻公司、饮食服务公司、绣品厂,而一些去到当地被公认为好单位的丝厂、绸厂当上工人的,则令留下来的插场知青们好生羡慕。
      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给这批插场知青中的有志者带来福音,当年有8人参加高考,并考中中专。而政审下来,仅有一名叫高文川知青过关,并如愿以偿进入重庆电力学校读书。两年后,从巴巴寺桑园走出的这名佼佼者,毕业分到南充供电局,当一名技工。
      “当年我参加高考时,语文和数学都考了90多分,但最终没通过政审。”53岁的黄亚生说。在那批插场知青中,他属年龄较小的一个,初中时他的学习成绩就一直不错,因为家庭成分太高,他没能通过政审关。
      “当年我之所以没有报名参加高考,主要是考虑到自己的成份。”56岁的贺小明说,插场前,他就将高中的课本通学了一遍,结果,政审难过关果然被他预料上。
      1983年,省蚕校要办职工中专班,专门培养蚕种场的技术人员。由于是带薪学习,想前往深造的人不少。而小道消息传开,场里准备推荐。后来,推荐终于变成了公开竞争。毕竟,此次报考不同于过去的工农兵上大学,入学录取的依据主要是文化考试。
      场里出台政策:愿意报考的人先由场里初选,即进行文化摸底考试,合格者再前往南充参加正式考试。
      50多名插场知青们参加了此次决定个人命运的角逐,然而,在场里组织的文化考试中,只有8人入围并取得前往南充考试的资格。当年10月初,贺小明等5人入省蚕校深造,3年后返回原单位分别从事技术工作,成为这批插场知青中的佼佼者。
      如今,当年插场的女知青们已全部退休,而男知青们大都已内退。他们难忘这段特殊的知青经历,更难忘与他们一道插场的好几名同龄人因病早逝。 (题图为“插场知青”的合影照) 
          (本文作者:李波)

    • 新闻评论:(文明理性发言,你的评论将在审核后发表)
    • 验证码: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阆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论坛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