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史首页 | 文史钩沉 | 逸闻掌故 | 民间传说 | 民俗风情 | 历代名人 | 诗词文赋 | 红色热土 | 多元文化 | 古城夜话 | 老照片 |
  •  首页 >> 文史历代名人“古有落下闳 今为张鼎铭”

    “古有落下闳 今为张鼎铭”

    阆中在线文史频道 2010-07-11 12:48:46 来源:阆中报 浏览: 0次  网友评论0
      “古有落下闳 今为张鼎铭”

      ——纪念张老先生诞辰110周年暨逝世25周年

      独特的经历和难产的“简介”  上世纪80年代,我撰写《阆中县科技分志》,时任四川大学数学系教授的张鼎铭博士,务必入志。县上发公函到川大校办,要求300字以内的一份“简介”即可。先生时任省政协常委,这类资料对我们来说应该是唾手可得。但等了一年,几次电话催请,再致函求助,仍无回应。我问在川大工作的老同学邱佩祥,她为难地告诉我,张教授的个性太独特,不善与人交流,弄得不好他又不满意,所以大家都不好写......。我只好登门索要,他便将履历复印件给了我几份。我根据资料拟了一份“简介”送他审阅,老先生竟然亲笔修改后复函赞同,现在成了一个最可靠的文字证据。确认内容为:张教授1900年生于阆中,中学就读于阆中、南充两地,1920年在阆中河溪乡教小学一年,1921年考入北京师大数理系,1927年毕业,直接被东北大学聘为教授。1945年赴英国剑桥大学数学研究院进修。仅两年便在“线性积分方程特征值及奇值”的理论研究上取得了重大成就。1948年10月获剑桥大学纯粹数学理科博士,也是在此领域中获博士学位的第一个中国人。同年受美国普林斯顿最高研究院之聘(爱因斯坦为院长),赴美任该院院士,从事学术合作交流。1949年6月回国任川大教授。先生通英、德、法等外语。回国后有许多论著在国内外权威刊物上发表,85岁离世前仍在研究费马大定理。

    \

      独特的思维方式  张先生把中小学时代的老师统称为“蒙师”。在阆中读中学时,他与数学老师刘羽丰的师生之情特别深厚(有幸的是我亦刘老师教过的后期学生),刘老师当年提起这位学生时曾说:“凡有大成就的人,思维方式都很独特,常人说有精神病......”张先生则说刘老师不但数理基础雄厚,而且文史基础也深厚,回忆他还和刘老师一同去阆中文昌宫的唐庙作过考证,而刘老师又是一位能把数学讲得妙趣横生的名师。

      我曾请教张老先生:您认为阆中古今在自然科学领域有重大贡献,应该入志的有哪些人?他提笔写道:“古有落下闳,今为张鼎铭”。当时志办几位与他同代的老辈,认为他身为知名教授这样说话,似乎“有失谦逊”,笑言“难怪有的人说‘精神不正常’”。

      还有两则假龙门阵:一是说先生进城买布鞋,售货员退款时少退3角,他回家发现后,花5角车费去追回了那3角。有人说还是亏了2角,答曰:“追回的3角是我应该收回的,坐车的5角是我自己消费的”。二是传说在“自然灾害”时期,周总理请他计算发射导弹的计算问题,他即向总理要肉票粮票……。我曾问他,他说那是别人编的。不过先生告诉我,在中印边界争议中,他曾向中央提供过一些史料,证明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大片土地原属中国。当时外交部对张先生的爱国热情请川大校方予以表彰。邱佩祥大姐证实确有其事。

      教师情怀  张老先生离世前不久对我说他一生都在学校,没有第二职业。小学、中学、大学都教过,是“中国最完整的教师”。他也听过国内外许多著名教授专家讲课,得益虽多,但对一个人影响最深的则是中小学时的启蒙老师,说他和许多大学问家到老之时的思维方式,语言习惯、甚至遣词造句,都还有启蒙老师的影子。他在一封长信中列举了李希伯、贺岱生、刘羽丰、杨君卓、张老五等教师,建议记入“县志”,志办采纳了他的建议。刘羽丰老师晚年寓居成都女儿家,张先生年过古稀仍去看望,刘老师去世,还登门悼念。

      文理贯通  80年代,国务院在审批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之时,张鼎铭先生为家乡写了几首旧体诗,其中有“阆中歌二首”:

      阆苑蓬莱古并称,滕王古亭几代新。开元铁塔垂千古,武曌铜钟响近邻。唐代状元传二尹,宋朝才子称三陈。屏山如锦嘉陵绿,一片欢声洗客尘。

      人杰地灵在阆中,汉代落下传长公。彭国助周灭暴纣,    人佐汉定关中。杜甫寓留草堂寺,张飞墓存桓侯宫。阆南桥边张宪里,至今行人吊精忠。

      诗稿是由我转交的,我拿出张老先生给我的亲笔信,信中他对阆中历史,上自周武王时的彭国故都,说到阆中人范目帮刘邦定三秦,再到南宋时岳飞的爱将张宪,还说北宋阆中人陈尧叟曾经以宰辅的身份劝说宋真宗迁都阆中的事。作为外行,我未见过相关史料,许多文史长辈也未曾见过。张老先生认为,学理科的要打好文史基础,文史基础差的数学系学生,可以学毕业和从事相关工作;但在数理学科取得重大成就的人,文史学科一定有基础……。

      张老先生对晚辈坦诚耿直,感觉亲切。于是我便转达了一些人认为他孤傲、清高的看法。张老的回答新鲜:他认为与人交流,若听不到双方的真实见解,老是重复千古不变的空话、套话,虽谦恭、客气,但占了时间而无收获,便是个“负值”,不合算……对于同乡,无论工人、农民,我都一样对待……

      这一天十分特殊!我同阆中蚕种场的李明灯在川医治病后路过九眼桥,临时决定顺道去看望老先生,而这一天他也很兴奋,要留我和老李在他家吃中饭,我们自知不妥,极力推辞,他便生了气,只得从命,饭后老人本该午休,却要和我们一道下楼,在院内照张像留念,我知道张老是不轻意与人合影的,而张老交待:他对同乡人都是一样,这张照片留作凭据。

      这天是1985年4月11日。85岁的张老思维深邃,神采奕奕,而且饭量还比四十多岁的我好。没想到几月之后,这位“中国最完整的教师”,在第一个教师节期间,在攻克费马大定理时突发脑溢血,与世长辞了!

      在纪念张先生诞生110周年和逝世25周年的时候,四川省科技馆陈列的四川古今杰出科学家中,阆中籍的英杰正是“古有落下闳,今为张鼎铭”两位,工作人员介绍:这个名单是经过国内、省内广泛讨论,报纸作过公示而确定的。历史证明,他的话已经得到了时间的验证。

          (本文作者:谭家驹)

    • 新闻评论:(文明理性发言,你的评论将在审核后发表)
    • 验证码: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阆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论坛新帖